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校庆 | 「珠光湖韵」我所了解的于北辰校长2017-03-21    文字:

——纪念我校老校长于北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于北辰校长、田心书记、哲博副校长在内大建校三十周年庆典时,与张纪生、庞秀兰夫妇及其女儿张竞秋合影留念,张纪生摄于1987年10月。(左三为田心书记,左二为哲博副校长,右一为林阳宣传部长,左一为作者本人,右二为庞秀兰女士,中间为作者夫妇的女儿张竞秋)

 

北风渡流云,辰光照青城。

初创内大,他立下汗马功劳;人祸之中,他勇于坚持真理;待人接物,他一直真诚平易。

于北辰校长为内蒙古大学的建设打下坚实的基础,后又为内大的建设和发展辛勤工作十几年,贡献了自己的光和热,对于他来说,变的是光阴,不变的是内大情。 

 

一、乌兰夫老校长、于北辰校长为内蒙古大学的学风、校风、教风的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党中央及乌兰夫老校长的英明决策,于北辰校长的身体力行与贯彻,使五十年代初创建的内蒙古大学走上了正确的发展道路,所以经过十多年的以“北京大学为模板”的建设与发展,内蒙古大学于1978年就跻身于全国近百所重点高等学校的行列之中;九十年代,又被国家确定为我区唯一的一所“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

 

   二、我与于北辰校长的交往与友情:

  1、1957年内大建校时,我荣幸地由呼和浩特一中考入了内蒙古大学物理系,成为内大的首届学生,也成为于北辰校长的弟子。

2、1962年8月,经过五年大学的学习与历练,我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我又成为于校长的部下。

3、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浩劫中,我和于北辰校长一同被造反派打成了“黑帮分子”,我们又成为了“难友”。

4、文革期间,我们又被红卫兵押送到学校喇嘛营子农场劳动改造,一起住进了“牛棚”,我又荣幸地与于北辰校长同住一间屋,我们成了“牛棚”室友。与此同时,我被内蒙古大学造反派任命为“内大黑帮劳动队队长”,于北辰校长却成了我的“部下”。

5、1967年国庆节,我带着“黑帮分子”的帽子,与夫人庞秀兰结婚,当时,于北辰校长、林阳宣传部长是参加我们婚礼仅有的两位校级领导。

6、1969年我们的女儿诞生,她的名字张竞秋就是于北辰校长亲自给起的。

 

  三、于北辰校长的人品——爱憎分明、实事求是、坚持真理、敢于担当:

  1、于北辰校长平易近人,深入群众,从不摆校领导的架子,是我党走群众路线的优秀代表与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楷模。他任校长时,熟悉当时在校的所有几百号教职工及其家属,甚至连教职工们上幼儿园的子女小孩都成为和“于伯伯”要好的小朋友。

  2、他经常深入学生食堂、宿舍、运动场与围着他的学生天南地北地大摆“龙门阵”,经常引得同学们哈哈大笑,非常受学生的欢迎。

  3、坚持真理、实事求是,嫉恶如仇、敢于担当:

  “文革”浩劫中,于校长多次被批、被斗、被游街示众,但是他从未向造反派抛出过内大教职工的所谓“历史问题”。我陪他挨斗期间,在造反派组织的各种批斗会上,造反派逼他做检查,他只谈“自己跟不上形势,思想认识不清”。但从不会说别人的“坏话”,从不揭发同事或被批斗人的所谓“问题”。在当时那样的“逼、供、信”的恶劣政治形势下,能坚持自己的操守------实事求是、不说假话,实为难能可贵也!

  内大文革初期,1966年8月3日、4日、5日的三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当时的主要领导人,在内大主楼前组织召开了为发动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大革命的“三天大会”,会上把内大当时全校的处级以上环节干部几乎统统打倒了,并在校园内游街示众(约五十六人之多)。后来于北辰校长、田心书记、林阳宣传部长三人因看不惯这些内蒙古当时所谓的革命领导干部的所作所为,上书内蒙古军区党委黄厚、王良太首长,揭发了他们的恶行及不实之词。因于北辰校长手抖,请我笔录了这份揭发材料后,由田心书记借口去“二五三”医院看病,呈于内蒙古军区两位首长。后来,内蒙古军区造反派造反,打倒了黄厚、王良太,抄出了这份揭发材料,将其转回内蒙古大学。为此,于北辰校长、田心书记和林阳宣传部长三人被打成了内蒙古大学有史以来唯一的“于田林”反党集团,还登上了当时的《内蒙古日报》;因此事的连累,我也被打成了所谓的“挑拨军民关系的现行反革命”。

 

  四、于北辰校长身体力行,是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楷模:

  1、1957年10月内大开学后,主管教学的于北辰校长经常给全体教职工和学生作报告。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关教学的有两条:一是学校重申内大的学生要“德智体”全面发展。特别强调期末考试如果两门主课不及格是要被“勒令退学的”;另一条是学校将体育课和劳动课定为学生的必修课。

  2、因材施教,不拘一格选人才:

  化学系58级学生李天赐同学特别聪明,但他对化学专业不感兴趣,而且一进实验室,闻到化学药品的味道就头疼,第一学期就有好几门功课不及格,正准备退学,明年再考别的专业。但他对“历法”情有独钟,特感兴趣,还自创了一套计算年历的方法。于校长了解到他的情况后,主动给科学院郭沫若院长写信,推荐他去学天文学。不久后,李天赐同学如愿以偿地转学到南京大学天文系学习了,毕业后现在成长为紫金山天文台的著名专家。

  3、“文革”浩劫中,内大“黑帮分子”五十多人,被内大当时掌权的造反派发配到喇嘛营子农场劳动改造。我有幸与于北辰校长、陈杰教授、王天一主任(校办主任)、林阳宣传部长同住一间房,几位革命前辈的言谈身教,对我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使我这个晚辈在最艰难的时候,眼前一亮,看到了光明,增添了信心。于北辰校长常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就在蹲牛棚时,他也坚持睡前及起床后,练他自编的摇头晃尾“于氏健身功”直到浑身大汗淋漓,方才罢休,天天如此从不间断。我们几位室友笑称其为“老于头的抽架功”。

 

  五、于北辰校长心胸坦荡,高风亮节,事事以我党的事业为重:

  1、于北辰校长为内大的初创立下了汗马功劳,功不可没。后又为内大的建设与发展辛勤工作十几年。他热爱内蒙古大学,热爱内大所有的师生员工。他掌管内大的教学、科研、行政管理大权多年。时时事事只为内大的发展与壮大操劳,从不考虑自己的事情。有几件事特别感人:一是他为别人评了一辈子的职称,他自己却没有任何职称;二是他的四个子女,全部靠自己的努力升学就业而且全部留在了内蒙古工作,他没有为子女的学习工作托人、求情、走后门;三是在文革那种恶劣的政治环境下,有些人为了自保,捕风捉影,无中生有,落井下石,甚至捏造所谓事实,揭发别人;有些人为了向造反派表忠心,大量抛出他对立面的“黑材料”,陷害他人。而我们敬爱的于北辰校长,在造反派的批斗及威逼利诱下,从来没有为了自己过关说假话、也没有抛别人的所谓“历史问题”,没有诬陷过他的同事及部下,真是难能可贵的政治品德!

  2、于北辰校长与郭以青的握手:

  1987年内蒙古大学迎来了建校30周年大庆,我作为30年校庆办的主任,在当时校领导云布龙书记、方天琪校长的委托下,专程去郭以青家拜望了他。当时与他的谈话给了我很大的感慨与思考:文革前,我校的党政领导班子由郭以青、于北辰、田心、巴图、牙含章五位领导组成,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锤炼,竟使五个人落得如此不同的境地!实在使内大人感叹!

  有一天我在与于北辰校长闲谈时,我建议他去看望一下当年共同建设内蒙古大学的“老战友”郭以青,于北辰校长沉默了好久没有作声……过了几天后他碰到了我,对我说:“我看他了,还与他握了手。”这就是我们“内大人”心目中崇拜的于北辰校长。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