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毕业季】6000 里路,600 份情,60 载春秋2017-05-25    文字:2013级新闻学专业 菅榕非

 

6000 里路?是个什么概念?内蒙古自治区东西县市的跨度?不是...从首都北京到广州的动车?太近...那是代表着什么呢?

6000 里路,是我的家乡新疆乌鲁木齐到我的母校内蒙古大学的距离。没错 ,我就是来自祖国大西北新疆的一名内大学子。

2013 年 8 月 21 日,当我阔别熟悉的亲人,远离居住了近 20 年的家乡,即将踏上我的第二故乡,也是我四年后的母校——内蒙古大学。

我还记得 2013 年 8 月 23 日,当我第一次踏进内蒙古大学校园报道的时候,我心里默念着“呼和浩特我又来了”........

2010 年暑假,如释重负的结束了中考的我,和家里的亲人,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过去的我们,走过了中国“旱极”吐鲁番;看遍了巍峨的五岳峰;体验过江南水乡的轻舟渔翁...这一次,我们想去和新疆同样拥有广阔草原和肥美牛羊的兄弟省份——内蒙古。

于是,早在 2010 年的暑假,我就和家人来到了呼和浩特。在游历大召寺时,我向佛祖许下愿望,希望三年之后,能够保佑我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三年之后的我“阴差阳错”的考上了内蒙古的最高学府——内蒙古大学。当我在重新回想起三年的愿望时,恍然大悟。深感我与内蒙的缘分远不止于此。

一座庙,一间校,一片情。我和母校的缘分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紧紧联系了四年。

“8 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哼着熟悉且应景的曲子,我踏进南区校园。那时的内蒙古大学南校区还没有建起高大的新校门。但是,远远地在小黑河北面,就可以看到褐红而雄伟的主教学楼。车子顺着新铺的柏油大道一路开到主楼之下。那时的我,深感母校之大,主楼之宏伟。登上楼前台阶,顾不上搬运行李的我,站在楼前台阶,远眺楼前广场,心想这将是我未来四年挥洒青春的舞台。一时间,陷入幻想,陷入憧憬,想象我在“象牙塔”中的日夜。

崭新的校园,整洁的宿舍楼,高大上的文新院是我对校园的第一印象......现在回想起来,第一眼见到校园的点点滴滴任然历历在目。文新院——我的母院:新闻班——我的母班......曾经理所当然的一切“放纵”与“年少轻狂”,到了即将离别之时,却感觉倍加的珍惜。

至今任然记得大学里上的第一节专业课是——《新闻学概论》,老师告诉我们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内大,还是内大选择了你,不管甘心与否,既来之,则安之。对于失意的落榜学子来说,内大是你未来四年蛰伏,整装待发的象牙塔;同时,对于绝大多数心满意足的学子来说,内大不是你停下的脚步,你的青春和汗水任要坚持付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有人问过我,母校是什么? 我记得曾经在微博上看到过一句话“母校与母国就是自己每天骂她千百遍,吐槽她千百遍,但是决不允许别人沾染评价一句的地方。”

我想是的。内大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大学四年,因为宿舍楼长不合理的管理方式,我们和楼长据理力争过;因为教务系统的老旧与设备不善问题,每到全校选课时,绝大多数学子都会在心理咒骂千百遍;因为食堂的卫生和口味问题,我们多次“上书”学校相关领导和部门;因为南区澡堂有段时间因卫生问题而私自拆除单间的门板,引起南区学子的强烈反弹......

也是在大学四年,每当有人问我在哪里上学时,我总会骄傲告诉别人:我在“内蒙古最高学府——内蒙古大学”;在台湾铭传大学交换时,当我做自我介绍时,我会响亮介绍自己:“我来自中国唯一的“草原学府”——内蒙古大学”;当和外国友人交谈时,我总会以平和但带有神秘的口吻告诉他“I’m from Inner Mongolia university”.......每次都伴随着对方感叹与惊讶的语气开始我们的交谈。

难道不是吗!母校就是这样一个对我来说有复杂感情且难以割舍的地方。对于我来说,母校是除家庭之外唯一个能够容忍与宽容我且无私付出她自己的港湾。

回想大学这四年,我在距家 6000 公里之外的异地,收获了近 600 份真挚的友情.....师生情、舍友情、同窗情、知遇情....对于我来说这是更值得我感恩的收获。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只言片语能够表达的。

2017 年是内蒙古大学创校一甲子的年份。回首悠悠 60 载,内蒙古大学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岁月.....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