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我论写诗2018-06-12    文字:阴山云

  

诗兴于情,情生于心。而心修于学睿于博。心是人灵魂之所在,精神之中枢。人惟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1。社会风云动荡,自然景物变幻时时都在触动我们的神经,撩逗我们的心。促使我们去探究,去思想,去追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切美好事物都在人们追求之中。“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追求者发而愤,得之者乐而歌,失之者伤而泣。是以生喜怒忧哀,至则发声,随有歌。同感之人闻歌而心动摇情,亦和而同声,随广传布。传唱中又几经文人乐师加工修饰,臻其词语达意,韵律和畅,曲调抑扬。诗歌就诞生了。诗和歌本是一体。歌是依附曲调传唱的诗,诗是剥去了曲调的歌。屈原流放写《离骚》,曹操东征咏《观沧海》。皆触物动心,摇精生情。古人说,“诗言志,歌咏言”。

社会百态,自然大观融入我们心中,我们就有情。人的家庭出生、受教育程度、生长环境、社会经历、宗教信仰各不相同,心理素质更千差万别,触物所生,也就情有万种。鹳雀楼上王之涣面对“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有“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欲望。而李白面对蜀山千峰万壑,崇山峻岭却悲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中国诗人千万,名篇佳作浩如瀚海。虽情有万种,都是在抒发爱国之情。热爱祖国是中国人的共性。中国诗人就是要放歌祖国山河壮美、人民勤劳。因为爱国,我们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愿地跟随共产党去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大业。热爱祖国,拥护共产党领导就是当今中国诗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和是非界线。因为爱国,我们赞美英雄,鞭笞丑恶。爱国的声音久唱不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一唱响就撼动了中国人的心扉。已近七十年了,还是响彻祖国大地,传播海外。毛主席的词《沁园春 . 雪》曾激励我们两代人为新中国牺牲奋斗。词中“江山如此多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是千古佳句。毛主席的诗词还突显出了作者深厚渊博的学识。

 学识是诗歌构思的基础。勤学是诗人必须的素质。诗兴于情,情生于心。还应续上“心修于学而睿于博”。从触物生情的角度看,只有博学才能明是非,辩真伪。诗人才会有真实的感情,诗作才会有真实坚固的依托。古人说,“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2”诗人有着宣传人民,教育人民的责任,诗歌就是他们的工具。我们呈现给读者的诗歌必须是真诚,而不是虚伪;是真实,而不是虚幻。我们必须明辨是非,不要被假象谎言蒙骗。我们有过因无知被蒙骗的教训。我们许多人曾经因盲目从众,人言亦言,不辨光明和黑暗,不辨进步与倒退,不辨真和假,写作中陷入迷茫,甚至写过为世人不齿的作品。此人生之憾事。半个世纪过去了,我还记忆犹昨。这个教训沉重而深刻,我们应时时反思。所以我说“博学以辨真伪”。要成为一个诗人必须不断地学习修养,冶炼情操。古人说,“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绎辞。”@3凡有诗作受广大群众喜欢的人,不论他从事什么职业,是否专业,有无文凭,必定在知识和修养的某个方面有超人之处。最少他要对写作的对象有着正确、深刻、精微的认识。没有学识和修养的人不配写诗,也写不好诗。不论他们捧着什么证书,顶着什么头衔。他们的诗作就如《红楼梦》中薛蟠的蚊子哼哼哼,苍蝇嗡嗡嗡。

讲个许多人听过的故事。

两个纨绔子弟,都自以是天才诗人,相约赛诗,一比高低。甲远远地看见城墙,非常高兴,念道“远看城墙似锯齿”。到了城墙跟前,乙说我也有了,念道“近看城墙似齿锯”。两人各以己为优,争执起来,请路人裁判。路人嗤之以鼻,比之粪屎。

其实作为诗的语言,这两诗句没什么不好。用锯比喻城墙非常形象,重复也是诗歌常用手法。问题出在有比就得有兴,这里比虽形象却没有兴。他们要抒什么情,要说什么事,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没有知识,也就没有了思想和感情。再好的诗句对他们都是僵尸。诗是思想感情的载体,不是伪装斯文的锦袍。丽装之下应是冰清玉洁,超凡脱俗的佳人。为阐明此理,我续写了这首诗。

 远看城墙锯齿,近看城墙齿锯。锯割了天,锯割了地。云儿不得飘度,风儿不得来去。乡愁中多了眼泪,无奈中只有叹息。城墙,锯齿!一个民族血肉肢体。

中国诗歌已有数千年历史,经历了长期演变。流派风格各放异彩,形式内容日臻完美。任其变化,其歌咏本性不变。诗没有了歌咏性能,它就什么也不是。诗有自身的节奏和乐感,诵读起来,朗朗上口,又很容易和曲调结合成歌。原始的诗就是歌。诗的音乐感是由句式节拍和句末同韵规律造就的。我们可以把句式节拍理解为格律,把句末同韵理解为韵律。诗歌运用了格律和韵律,就可以因境因事自由创作,并且套用一个曲调反复吟唱。由于诗可以用文字记载,又历代社会都把它作为风化教育的工具,得到了广泛传播。而曲调只能口口相授,是很专业的技能,传播困难。诗就逐步地从曲调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文学载体。但它的音乐特性从来没有过改变,它的格律和韵律只有过加强,没有过废弃。我要对那些无知的白话无韵诗人说,你们的作品不能谓之诗。无论你们怎样排列文字,白话就是白话。有人会说,《五四》以后就是提倡白话诗。我说,白话诗也有它的格律和韵律。就是快板书也有节拍和韵,才能和着竹板声吟唱。我再奉上一首自作小诗《家乡的小路》,供讨论。

我从家乡的小路,穿过草原,走出了阴山山谷。小路的尽头是大路,通向天和海,天海间我漂泊四处。回望家乡的小路,相思难抛,追求却不容停步。一天我突然醒悟,没有了归路,家乡已是梦中回顾。

此诗四段,每段三句。我有意不依段落、句子移行,而是一字排开到底。依然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品之余味绵绵。

中国诗词自隋唐以后平仄格律兴起。现在有许多人也以写格律诗词自比雅流。殊不知他们更本不懂什么是平仄格律,就连平仄是什么也不明白。汉字读音四声(古为五声),读音长短不一。平声音长,仄声音短,没什么玄机。平声细分有阴阳。把读音分前后两部,阴平前部由弱渐强,后部仍强。阳平前后都强。故平声高亢而远。上去入三仄声共同特征是后部弱或无声。故声短促急迫。上声前部由强缓缓转弱到最低,后部略上扬欲强不能,终止于弱。去声前后两部是一个由强降弱的过程,后部止于无音。入声,顾名思义似吸气时发音,故前部始强,瞬间失声,后部明显无音。三仄声中,入声最短,去声次之,上声较长,在曲中有时可和平声字互用。古人就是运用了平声长,仄声短的不同,交错使用就构成了轻重有循,急缓相谐的句式。和韵律结合就是律绝词曲的格律。这种格律诗词不仅听来悦耳,还有喜乐哀伤之情。我在《平仄格律与诗词情感表述》一文中已有论述。建议喜欢格律诗词的读者读一点这方面的书,切莫不知就里照猫画虎,形似而非。前人曾讥讽那些作品是,把《满江红》写成了“满江黑”。

诗以情动人,就如酒,情越浓醇就越醉人,诗越优好。诗中之情必须以一系列的意境来支持。没有意境或意境不真实,情就成了空中楼阁。意境能够营造出诗的气氛,打造好诗的根基,自然地抒发感情。诗情画意皆由意境而生。意境可以是泉石云峰,山川江河,处身其中视景于心,然后神采飞扬;也可以是娱乐愁怨,身陷在里欲解不得,然后思绪万千;也可以因事感叹,论古说今。以苏东坡(宋)词《定风波》为例。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首词像一篇散文,集人、事、行,内心活动,外在境况于一体,构造了诗的意境。上阙以风雨中诗人的从容淡定直接发出了“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声音。下阙更以风雨后的“山头斜照”和上阕的“穿林打叶”的雨声相对比,自然发出感慨“也无风雨也无晴”。再举一列,李商隐(宋)《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诗中重复地把“巴山夜雨”的景象放在两个时空中,形成了离和合鲜明对照的两个意境。不用思念之字,尽是思念之情。旅途遇雨,夜雨思亲是生活中常有之事,常有之情。这些又常被生活琐事掩盖,成为隐于心底的碎片。当诗人把这些碎片发掘出来,以情为线串连起来,呈现给人,必定唤起人内心的记忆,产生共鸣。这就是意境的功能。诗如没有意境或意境不力,就会干瘪苍白,索然无味。我把诗歌比着舞蹈。情是舞蹈的神魂,意境就是舞步造型,格律就是伴乐。神魂贯穿在舞者形体之内,意境表现在舞姿之外。踏着伴乐,舞姿飘飘,情就洋溢如风,拂人目,入于心。

诗亦如舞。意境引人入胜,情绪厚重绵长,两者交融,互依互存,诗趣自成。诗重在营造意境,意境要从自然景物、社会万象写实而来,但不是生搬硬套。诗人都要依情所需,选择加工,雕琢修饰。写实之境来自生活,但玉洁和污浊同在,精华与俗陋共存,未必符合诗作所需。必须要有诗人的艺术加工,去粗取精,拓展内涵。诗人要展飞想象的翅膀,翱翔在九天之上。寻天下珍奇,搜瀚海妙绝。想象是诗歌普遍使用的创作方法,古今诗人都用。用得好,文理顺通,气贯长虹;用得不好则华而不实,意浮气虚。运用想象的关键在于想象要服务于诗中之情。意境和情之间必须有兴比、因果、递进… 关系。如不沾边,飞得再高再远的想象也没用。鲲鹏飞得再高,也要从地上飞起,最终还要落到地上。想象不是胡思乱想,要据实依理。想象中的东的西原本不存在,但只要我们在思理中设定了它们存在的理由,道出合符逻辑的推理,它们的存在就是真实的。要让想象活起来,思理的设定就要据实。就是要牢牢抓住描写对象和想象物间共同特征,因而可比。之后方可依照常理进行想象的推演。如毛主席词《十六字令. 山》中之一首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柱其间。

以山高刺天为据,得到山可为擎天柱的真。古人说“思理为妙,神与物游。@4”说穿了就是兴和比,就是一分真实,三分思理,和六分虚拟的推演。我的诗作中也有想象运用成功的作品。奉上一首词《太常吟. 神舟吟》,写于2005年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船成功返回当日。词因有神舟飞船为实,所以想象中的“广寒寂消”和“天市上丝绸热销”都成为“真实”。

 神舟几度探天霄,登月路何遥?告桂下娥娇,舒颜笑,广寒寂消。

 飞舟浩宇,天人赞叹,华夏匠工昭。月地架商桥,天市上丝绸热销。

诗稿初成,须反复锤炼,突显精华,剔除冗余。搁笔后,最好大声诵读,细细品爵。不是自我欣赏,而是在自审。一审理顺、意达、气爽,合辙押韵。二审遣词造句,力求言简意深。三审情与境谐,以前人佳作为范,旨在奇巧夺人。诗求情真,其构思必先巧妙清晰。构思笨拙,心绪混乱,情必虚,气必滞涩。读来结结巴巴。作诗一诵三改很正常。诵改中斟酌词意句读,绎理文思,升华主题。一篇好作品须经受住挑剔的眼光,时间的审阅。 我的词《念奴娇. 阴山雪》就曾多次修改,五年后又大幅修改一次。改前为,

 满天鹤舞,白茫茫,南北阴山飘雪。望众峰,绵绵起伏,势若银龙伸屈。探首汲河,摩云拱背,响尾敲星玦。河山壮美,胜赢多少诗绝!

 弹碎出塞琵琶,赵王胡服,和硕姻姻亲悦。尽阅千秋走铁骑,融汇中华龙血。雪后天晴,牛羊牧野,夜听敖包月。阴山时圣,当歌灵地人杰。

写时呼和浩特大雪,大青山白茫茫,完全被雪覆盖,很少有。就萌生了诗意。说来惭愧,我知识肤浅,在本地生活了几十年,对当地历史知之甚少。除几处名胜外,一无所知。比如“百灵庙暴动”,曾在革命史中读过,却不知百灵庙在何处,一直错误地认为在千里之外的锡林格勒草原。要写阴山山脉,就只能落入俗套,写历史悠久,民族融合仅此而已。近日方知,百灵庙就在大青山,俗称后山的达茂旗,近在百十公里。又知,气壮云天,震惊中外的“绥远抗战”、“包头攻城战”、“五原战役”就发生在这里的阴山南北。这些战役曾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战胜利的信心。尤其五原一战,击毙敌首中将水川伊夫,大快人心。有史实为据,阴山山脉应是中华背脊,称之“穹天顶柱”无愧。故又将词改写,

 满天鹤舞,白茫茫,南北阴山飘雪。望众峰,绵绵起伏,势若银龙伸屈。探首汲河,摩云拱背,响尾敲星玦。河山壮美,曾经多少英杰!

 绥远抗战旗扬,百灵荣史,广讯五原捷。回首英雄歼日寇,淌洒中华龙血。雪后天晴,岭峰突兀,又见敖包月。阴山山脊,穹天顶柱如鐡。

古人说炼诗“不止炼其辞,抑以炼其意。炼辞得奇句,炼意得余味@5。”宋词人张先擅长炼句,他的一句“云破月来花弄影”,今古诗家、词家都赞美不己。云、月、花各有动状,呼之欲出。唐诗人贾岛名不及李、杜,但一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就留下了一个“推敲”的故事。因炼字之妙,使诗词出神入化的例子很多。再看一例,是相同的事,却是三种意境。

A---尽日觅不得,有时还自来。

B---踏破鐡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C---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A句平淡乏味。有人说,像谁家走失了小猫小狗。 B句显得粗俗。如市民村夫偶得意外之财。虽以“踏破铁鞋”比喻喜狂,却被“得来全不费工夫”否定了得之艰辛。既然得之容易,又何珍惜。 C句是词中佳句,来自南宋词人辛弃疾《青玉案. 元夕》。国学大师王国维曾说“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此第三境也。此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A- B- C 三种境界虽述同事,雅俗高低天地之别。如古人言“诗贵以奇趣,却不说怪话,正须得至理,理到至处,发以仄径,乃成奇趣。”@6得至理,发仄径,就是诗人的洞察能力和艺术创造。我们来看马致远(元)的曲《(越调)天净沙。 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曲中前四句都是秋天景色,以景烘出了第五句的情。写景之中,第一句昏暗惨淡,以对照第二句的鲜丽明亮。使人凄冷中一丝温暖,阴霾中一线阳光。骑着瘦马,奔走在古道西风中人思乡之情,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夕阳西下,正是畜归圈,鸟宿林的时候。疲惫不堪的旅途中人不知投宿何处。自然而然地蹦出了结束语“断肠人在天涯。”景和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融合。诵读起来满目是秋,充耳是思。像这样景外有景,言外有言,就是诗歌的妙趣之处。能做到此,无需累赘之言,意境之中已是情意深长,妙趣不绝。我写此文就为阐述此理。最后我送大家一段古人诗论作为结束语。

诗之要:有曰格,曰意,曰趣而已。格以辩其体,意以达其情,趣以臻其妙也。体不辨,则入于邪陋而师古之义乖;情不达,则堕于浮虚而感人之实浅;妙不臻,则流于凡近而超俗之风微。三者既得而后典雅冲淡,豪俊秾繻,幽婉奇险之辞,变化不一,随所宜而赋焉。如万物之生,洪纤各具乎天;四序之行,荣惨各适其职。又能声不违节,言必止义,如是而诗之道备矣。@7

                                                    

                                                             写于2018-5-31

备注:@1---“人惟动物…”(宋)欧阳修《秋声赋》。

          @2《荀子。劝学篇》。

          @3(梁)刘勰《文心雕龙。神思 》

          @4同@3

          @5(宋)邵雍《论诗吟》。

          @6(清)何绍基《与王菊士论诗》

          @7(明)高启《独庵集序》。格有人格和诗格。人格指诗人人品修养。诗格指诗的流派风格。这里说的“格”指流派风格。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