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平仄格律与诗词表述情感2018-06-12    文字:阴山云

  我在正文之前先简单地讲讲平仄是什么。汉字读音四声(古为五声),读音长短不一。平声音长,仄声音短,没什么玄机。平声细分有阴阳。把读音分前后两部,阴平前部由弱渐强,后部仍强。阳平前后都强。故平声高亢而远。上去入三仄声共同特征是后部弱或无声。故声短促急迫。上声前部由强缓缓转弱到最低,后部略上扬欲强不能,终止于弱。去声前后两部是一个由强降弱的过程,后部止于无音。入声,顾名思义似吸气时发音,故前部始强,瞬间失声,后部明显无音。三仄声中,入声最短,去声次之,上声较长,在曲中有时可和平声字互用。古人就是运用了平声长,仄声短的不同,交错使用就构成了轻重有循,急缓相谐的句式。和韵律结合就是律绝词曲的格律。这种格律诗词不仅听来悦耳,还有喜乐哀伤之情。

 现在来看这两首词,句式的字数完全相同,读来情感却不相同。

 

       一   巫山一段云      (毛文锡)    

 

       雨霽巫山上,    || /+/--  --/,

 

       云轻映碧天。     -- --/ /--*

 

       远山吹散又相连, --+ --/+ / / -- --*

 

       十二晚峰前。     /+ / /-- --*:||

 

 

       暗湿猿啼树,

 

       高笼过客船。

 

       朝朝暮暮楚江边,

 

       几度降神仙。

 

   

       二   卜算子   咏梅     (毛泽东)

 

 

       风雨送春归,    ||  /+ / / -- --,

 

       飞雪迎春到。      / / -- --/*

 

       已是悬崖百丈冰,  /+ / -- -- / / --

 

       犹有花枝俏。      /+ / -- --/*:||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它在丛中笑。

  

前者委婉绵长,绕梁三日,余音不已。后者铿锵有力,豪情跳跃,慷慨激昂。其原因就在于句式的平仄安排。平声响亮,绵长而声远,仄声激越而声促。平仄结合就形成了词句的抑扬顿挫,情调上的波澜起伏。《巫山一段云》上下阙都是,首句仄声结尾,后连续三个平声结尾句,就如一石击破平静的水面,波澜泛起一圈,两圈,三圈扩散开去。又如山谷之中,高声一呼,回声远荡,次,两次,三次,反复不断。给人以深远空渺之感。而《卜算子》上下阙各四句都是,先给出一平声结尾句,继一仄声结尾句。就如一鱼鹰在平静的湖水上盘旋,发现了猎物,突然迎风就停,猛地垂直插入水中,抓住猎物又舜间跃起。让人在平稳中跳起,情绪由沉寂而转激动。这样的情绪转变又给了一个重复,加深印象。让人看见雨雪中的红梅在凌寒开放。

古人填词,依据的是音乐曲调。音乐是有情感的。唐时盛行里巷胡曲和民歌小调,都是艺人演唱,文人填词的依据。为使演唱符合曲调,词的句子长短,平仄和韵声安排都非常讲究,必须适应曲律程式。词也就有了定式。词学家讲,词“字音开启撮合,别有妙用,倘宜平而仄,或宜仄而平,非特不协乎歌喉,抑且不成句读。”今虽乐曲已失,词也脱离了音乐,成了文学体裁,但字格具在。这些字格里透露着母曲的音乐信息。词的格律之中也包含着母曲的喜怒情调。现我就解析自作的三首词,来做一说明。

 

       一    调笑令  黑河牧

 

      牛牧,牛牧,       — /*1,— /*1,(叠句)

 

      锦国天泉放牧。    /+ /+ —+ — —+ /*1。

 

      土旗左右草鲜,    —+—+ /+ / —+ —*2,

 

      大小黑河奶甜。   /+  /  —+ — / —*2。(末二字颠倒,做下二叠句)

 

      甜奶,甜奶,               — /*3,— /*3,

   

      绿色风光一派。             /+ / —+ — —+ /*3。 

 

词一开口就是一个二音叠句,简短而响亮。“牛牧”音“平仄”,调先平缓,后亢奋,再以叠句方式重复,这个语调的起伏,就调动起了情感的波澜。让读者和牧人、牛羊一起在天地间飘荡。“锦国天泉放牧”,音律谐和,读来愉悦兴奋,又和前二叠句一起,连续三个仄声押韵,再把兴奋情绪推向高潮。接下来二句“土旗左右草鲜,大小黑河奶甜”,又将语调由高亢转入平缓。仅用了“鲜”、“甜”两个平声韵字,就从整体布局上达到这一目的。五句末连续两个音节用“河、甜”平声,“大小黑河奶甜”句语调明显下降,加重了平缓,低沉的气氛。增添了几分苍茫空寂。四句“土旗左右草鲜”,句式平仄相间而平声收句,十分谐和委婉。到此情调由兴奋激越后而缓慢,和谐委婉中有深沉,表现了大黑河流域的广袤旷远,土默特平川的富美空灵。突然五句末二字“奶甜”被颠倒,作下二叠句,和末句一起,词又回到了词首格式,既新鲜又奇妙。“奶甜”突变“甜奶”,且重复,使人忽觉眼前一亮,别有洞天。颇有“天门中断楚江开”的感觉。情调又由平缓再次跳到高亢激越。让人重新兴奋起来。“甜奶,甜奶,绿色风光一派”,读者为甘甜的奶乳沉醉,牧人为富饶美丽的家乡自豪。从格式上看,词尾三句是词首三句的重复。但经过了四五句的铺垫,又有“奶甜”变“甜奶”的转折,这个重复已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情感的升华。这才使得“绿色风光一派”动人心怀。

  

       二     雨霖铃   汶川祭

 

      轩辕长咽,                            — — — /*

 

      洒苍云泪,痛何关切?                  / — — /,  / /+ — /*

 

      珠峰圣火穹亮,人呼奥运,天何凶泄?    — — / / — /,— —/ /,— —  — /*

 

      地裂灰蒸,岭石滚,山塌江截。          / / — —,/ / /  — / — /*

 

      哭泪竭,千万悲民,痛失人亲断垣噎。   / / /,— /— —,/ /— — / — /*

 

      灾情将令无须别。                     — — / /— — /*

 

      众三军,最快川西跃。                 / — —,/ /— —/*

 

      救民水火身险,谁能晓,己伤犹血?     —+ —/ /— /,— / /,/ — — /*

 

      勿道人微,万众心齐,敢对天决。       / / — —,/ /— —,/  / — /* 

 

      战劫难,火凤重生,历史留人閲。       / / /, /+ / — —,/+ /— — /*。

 

这是唐明皇祭奠杨贵妃的曲子,如红颜少女执牙板而歌哀切之词,则凄惨哽塞,滴血断肠;如关东汉子击铁板而歌悲壮之词,则愤叱云天,鬼怒神惊。本词24个句尾字中有18个仄声字,内又有10个是短促的入声韵,交织在一起犹如一串串激烈快速的击板夹着尖厉清脆的小锣。让人情绪在高速紧张中震荡,透不过气来。间或到平声字句尾处,才可喘口气。所以忧伤中如弦板呜咽,亢奋时钹鼓震响。“哭泪竭”、“战劫难”句同是“仄仄仄”句式。但前句是“入去入”,声调短-长-短,其声悲咽,表现了灾民失去家园,失去亲人时欲哭无泪的沉痛心情;后句是“去入去”句式,声调长-短-长,其声高扬,表了抗震军民众志成城,“敢与天决”的英雄气概。“洒苍云泪”、“众三军”、句“洒”“众”俱为领字,起到振奋语气的作用,用去声字效果最佳。“痛失人亲断垣噎”是拗句,句式“仄仄平平仄平仄” 。一本《词学》书中说道“凡古人成作读之格格不上口,拗涩不顺者,皆音律最妙处。”我讲一个小故事帮助大家理解这句话。一个音乐神童在弹奏自编的钢琴曲《小象》。在愉悦和谐的音律中,人看到小象在嬉戏,吃奶,撒娇。突然钢琴弹出一个不和谐的泛音。听众惊异了,问为什么?。回答说,“小象踩到粪便了。”音乐可以用不和谐的声音来表现发生了异常事件。词律也经常使用拗句来激发情绪。本词上阕结尾处使用这一拗句,使词的情调由哀痛转向激怒。这和字面内容是相符的。尽管这首词格律上使用了这样多仄声字,使之沉重,使之亢越,读起来还是顺口流畅。这是因为它的通篇仍是平仄相谐,急迫中有缓和。

 

      三   阮郎归   佳节夜 

 

     虹游灯漫地天星,            —+ — /+ / / — —*

 

     星天地漫灯。                — — / / —*

 

     节佳人舞夜催笙,            —+ — /+ / / — —*

 

     笙催夜舞人。                — — / / —*

 

 

     腾花彩,彩花腾,            — /+ /,/ — —*

 

     腾花彩凤纷。                — — / / —*

 

     夜华欣乐更天明,            —+ — /+ / / — —*

 

     明天更乐欣。                — — / / —*

 

回文诗诗句顺读,逆读,皆成合律,人感新奇,古人喜爱,常用以游戏。《阮郎归》的词格很适宜写半回文体的诗词。他的前句—+ — /+  /  / — —,去其前二字,第三字选用平声字,逆读正合后句格式,— — / /—。这是写回文诗的必须条件。《阮郎归》句式重复,句句押平声韵,诵读起来,前句似在呼,后句似在和。全词就是这样一呼一和地重复。郭沫若的诗句有“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烁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这一呼一和的格式,用回文诗,正适合刻写这种主宾互置的意境。《阮郎归》虽和谐委婉,但除“腾花彩”外,句句平声收尾,且格式单一重复,就造成了沉闷气氛。所以要句句押韵,以增加紧张气情绪,还将第五句变着两短句,都是在调剂气氛,稍稍给一点振奋。这点振奋和《雨霖铃》相比,则一个是疾风暴雨,另一个是清风涟漪。

我分析了我的三首词,是要说,我们不仅要严守词律,更要懂得词律,写词时要会根据描画的景象,抒发的感情来选择词牌,驾驭格律,做到字面内容和格律情调的统一。

 

                                                                                                                                      写于2014年7月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