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桃李湖的黎明2018-06-12    文字:阴山云

 

朝霞是黎明的外衣。黎明要照亮深深的夜。我常守候在内蒙古大学桃李湖畔,等待着彩色霞衣的黎明。它虽远不如名山大海的日出瑰丽传奇,却一样让我激动兴奋。不论哪里的黎明都是从黑夜走向光明。

人来到这个世界时是黑夜,他们不知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们渴盼着晨光早早照亮世界的真谛。于是竭尽全力,各显其能,拼命地竞争,只为抢先占住一个高地,好一睹这霞衣飘舞,金光即现的黎明。他们不惜劳苦,登上泰山,搭上海轮,甚至飞到外层空间,在高山,在大海,在天外迎候黎明。他们看见那黑夜中的一丝白光,在白光照耀下天渐呈紫色。白光在不知不觉中扩展,很快就占据了东方整个天际。天上的云变幻着颜色,青蓝色、紫色、红色。云霞飞舞起来了,飞舞在东方的天空。他们的心也像云霞一样在飞舞,和云霞共舞。在这美丽的黎明,他们等待着金色闪亮的太阳从云海后面,山峦后面,大洋波涛里面跃上天际。在内蒙古大学的校园里,没有高山顶,大海涯,九天上的广阔视野。然而站在桃李湖西岸面东而视,波光如镜的水面上,在新建的十一层高的理科大楼和湖心珠岛之间,露出了一角天空,好像一扇打开的天窗,向我们展现了天上最精彩的演出。

这是在立秋的天气,清晨湖上没有风,却有几分凉意。天已微微发亮,东方天空飘浮着鱼鳞似的暗中有亮的云。湖还很黑,分辨不出对面岸在那。天渐渐亮了起来,呈现出了蓝色,湖水映出了天光。那些鱼鳞状的云露出了些微玫瑰紫色,由北向南飘去,隐到了高楼后面。一群龙还是一群虎张牙舞爪地涌了上来。他们翘扬的头,眦开的嘴,挥舞的爪是黑色的,青蓝色的,肚皮是橙色的,泛着金光。那金光把湖水也染出了赤金的颜色。是龙虎在争斗,还是龙虎一起在驱赶黑色的残夜。残夜的黑云被撵得七零八落。湖面上闪烁着刀光剑影。龙虎就要过去了,天上飞出了绚丽多彩的凤凰,它张开了金色的翅膀,在舞,俯弯下紫色的脖颈在鸣。抖开了玫瑰色的羽毛,撒落在理科大楼的楼顶上,湖心珠岛上,撒落在湖水里。湖水也荡起了七色光彩。天像绸缎一样蓝,蓝天上凤凰在飘舞,在鸣叫。我听不见它的鸣声,却看到了它呼唤出的金光。那金光渲染了整个天空和湖水,照亮了理工大楼的楼顶。顶楼的大玻璃窗反射出金光。太阳已从湖心珠岛后面升起来了。我们不能看见它冲出地平线的瞬间,但能从十一层高楼的大玻璃窗上看到那瞬间的光辉。

晨光下碧水磷磷的湖畔,芳草萋萋的校园,到处都是晨读的学生。一个伟人赞美青年人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我对他们说:“你们正在黎明”。为了在这个美丽的校园里迎候这个朝霞似锦的黎明,他们已在中小学的课堂里苦读了十年;又经过了高考的选拔才得以站在这个高地上。我祝愿,让知识的光照亮他们心中的夜,让人生的太阳在他们面前喷薄升起。那位伟人说得好,世界是属于他们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写于2002年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