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抬头眺望,遥不可及的远方2018-10-31    文字:吴杨

 

远方,似乎遥不可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渴望到达的远方,奋斗多年,只为体验远方的幸福。远方的安逸美好总能支撑我们走过生命中艰苦的岁月,这种期待给了我们向前的动力,到达远方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而远方又是抽象的,它可能是自由解放的精神家园,可能是自然静谧的遥远故乡,也可能是美好享受的生命体验。每个人的远方都不一样,都有着来自自身体验的独特内涵。在海子的世界里,远方是一种遥不可及却又不断追求的坚定信念,而他用诗歌来诠释远方的真实内涵,表达自己内心的生命体验。

“远方”这一意象出现在海子的很多诗歌中,它表现出一个统一的主题:现代文明的功利化致使生存中的那片心灵净土受到影响,眺望远方,寄托心灵,追求本真,但这一过程艰辛而漫长。远方已成为海子所憧憬和期待的东西,它是海子的精神寄托,蔚蓝的天空、辽阔的草原、简单的生活都是海子所向往的远方,这样的远方纯净而美好。对海子来说,远方是自然静谧、不可触摸、遥不可及的故乡和单纯美好的心灵家园。    

 海子的“远方”是现实和梦想发生矛盾时的寄托,这时的灵魂是孤独而痛苦的。

《远方》这一首诗,是海子坦诚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痛苦悲伤、孤独无奈的情绪,是他决绝姿态的真实写照。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10个字表现出海子苦苦追寻归宿而不得的失望和落寞,侧面表现出他渴望与世俗纷扰的现代社会决绝的坚定信念。“遥远的青稞地/ 除了青稞 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 更加孤独/远方啊 除了遥远 一无所有”简短的几句诗,渲染出一种孤独无助的悲凉气氛。他所渴望回去的远方再也回不去了,它遥不可及,仿佛是他永远也无法到达的圣地。海子的“远方”是他再也回不去的故乡,精神的和生命的故乡都是这样。

“一无所有”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空无,这是一种孤独的状态。他远离了宁静的故乡,远离了他深爱的那片土地,来到一个陌生无助、纷扰喧嚣的城市,他再也无法找回心中的宁静,生活的无助使他对现在的生活产生了厌恶,现实与梦想的冲突使他对一切丧失了信心,内心饱受煎熬。“青稞”这一典型的高原事物,是西藏的主要作物。海子对于这一事物的引入,表达了他对西藏这块颇具神秘宗教魅力、拥有美丽的自然景色和尚未被现代文明冲击的纯净与圣洁的土地的崇敬与虔诚。海子的很多诗中都展现了他对于西藏这片圣洁土地的向往,西藏是他可以寄托心灵的远方,是他找回纯真与美好的遥不可及的远方。

“这时 石头/飞到我身边/石头长出 血/石头 长出 七姐妹” “石头”原本是坚硬的象征,我国古代的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等神话传说常常出现对于石头的描述。但在这里,石头具有神性的色彩,它可以长出血,长出七姐妹,成为孕育生命和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母体。这样的描述,清晰地展现出海子诗歌观念中的生命观念。这种幸福瞬间的描绘与海子内心的苦楚形成鲜明对比,他渴望见证如生命般美好的事物的诞生,希望自己能生存在这片土地,但现实的复杂多变,使这些美好难以触摸,成为无法到达的远方。

“站在一片荒芜的草原上/那时我在远方/那时我自由而贫穷/这些不能触摸的 姐妹/ 这些不能触摸的 血/这些不能触摸的 远方的幸福//远方的幸福 是多

少痛苦”诗歌后半部分,海子的孤独哀伤的情绪愈加浓烈,远方的幸福只能存在在想象中,不可触摸,无法拥有,无法到达。“草原”本是辽阔无垠、绿色纯净的天堂,它曾是海子心灵寄托的地方,那里虽然贫困但很自由,那是他曾经到达过的远方。然而,现在他处在的是一片荒芜的草原,毫无生机,人烟稀少,荒凉冷漠,他在这里再也找不到心灵的那份纯净,心灵也无处可依。姐妹、血这些孕育生命和美好的事物,他都不可触摸,他无法再感受那份来自远方的幸福。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存在在幻想中,无法实现。诗歌的结尾也因此将孤独凄凉的氛围带到高潮。

《远方》是海子所有表现“远方”意象的诗歌比较典型的一首。在这首诗中,作者的情绪真切饱满而浓烈高昂,远方是他心灵寄托的园地,而现在他却不能拥有,这种现实与理想的碰撞,展现出作者内心无法掩盖的苦楚,将远方这一意象的描述推到了一个高潮。

 除了《远方》这个作品外,海子在他的诗歌《雪》中,也有过类似的表达:“千辛万苦回到故乡/我的骨骼雪白/也长不出青稞”诗歌的开头,海子就用决断的态度写下这几句诗。虽然故乡已在眼前,但自己却已经失去了一切。现在的故乡已不是原来的模样,纯真自然的故乡因多种因素而发生了改变,这不是他所追求的故乡。失去故乡的他四处流浪,孤独无助,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那一片净土。原本温馨宁静的故乡,现在却成了远方,他的心仿佛无处安放。而他现在就陷入了心灵上的漂泊,想要接受现实的环境,却总是受限。此时的海子,内心的情感更加复杂,有了心灰意冷的感觉,那个熟悉的远方现在只能在脑海中回想,无法触摸,遥不可及。

在《九月》中,海子这样说过:“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诗歌第一句中的“众神死亡”一词,使诗歌从一开始就具有了神秘色彩,表现出了时间的辽远。而“野花一片”则展现出一种辽阔草原上的生机,表现出了空间的广阔。众神与野花从侧面展现了死亡与生命的交织,极具深邃之感。众神死亡展现出了时间的悠长,而野花恰是生长在众神死亡的草原之上,这使草原也展现出了遥远之感,无法触及。“风”也是海子常使用的意象,它本身就是无法捉摸、飘忽不定的东西,那远方的风就更加遥远,无法感知,这一句明显加深了远方的这一意象的深邃之感。“琴声呜咽”运用拟人化的手法,借琴声的呜咽表达内心的苦楚。 “呜咽”不是放声大哭,是一种情绪的委婉表达。这种微小的行动表现,恰是海子“泪水全无”的展现。“归还”一词展现了海子与草原的密切关系,他不再占据着草原,不再影响这片纯净的土壤,让它可以永久的存在。这无疑加深了草原的神秘感,表达出了除悲伤外的一种想要保护纯净家园的行动力。

 其实,我们最熟悉的那首《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也对“远方”这一意象做出了诠释。“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诗歌一开始,海子就表达了对于明天的期待。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些拟想性的意象,是宁静而美好的,是海子当时无法实现的梦想,是海子远方的目的地。他已经厌倦了今天的物欲横流,渴望追求人平凡简单的快乐。做一个幸福的人是海子追求远方的终极愿望。他对日常生活的细致描写,传递出真挚而朴素的人类同感,拉近与读者的心理距离。同时,这几句也体现了海子的“诗是行动”的观念,他希望通过自身的体验来把握属于自己的远方的幸福。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陌生人”并不真的是海子所不曾认识的人,而是与他的现实生活和精神圈子外的人,但无论是谁,他都要给献上自己的祝福,希望那些人可以前程似锦、终成眷属,在世俗喧嚣的尘世中找到幸福,获得身体和心灵上的满足,到达自己向往的远方。这一点,表现出海子的博爱胸襟,是大我的展现。而他自己也要寻找属于自己的远方,“大海”是海子的精神归宿,是他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感的地方,是他的理想之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然这种幸福似乎遥不可及,但这是作者所能体会到的一种真切的幸福感。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这是多少人幻想的美好生活,海子也不例外。但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人们忙于世俗生活的满足,身心俱疲。此时,如果能找到这样一个心旷神怡的诗意的远方,或许很多人能找回自己的那片初心。这首诗并不只是海子所憧憬的远方,更是每一个追求幸福的人的可望而不可及的远方。这里对于远方的阐释,不仅仅停留在自己无法到达远方的孤独与落寞,而是上升到了鼓励每个人追求自己美好的远方的愿望,多了一种对他人的祝福。这种积极乐观的心态是前面几首诗中很少涉及的部分,但它是远方本应具有的第二重属性。 

 对于远方的追求,本就是一场悲喜交加的旅程。每当我们理想与现实冲突时,负面情绪油然而生;但当我们在旅程中收获感动、找到本真自我的时候,内心又是喜悦的。海子用他的诗,完整展现了远方对于我们的深刻意义。他向我们展现了他的生命体验和心路历程,诠释了我们追求远方的真谛。

 抬头眺望,遥不可及的远方。这是我们心灵的栖息地,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