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社区 > 珠光湖韵 > 正文

三辆自行车2019-03-13    文字: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新闻与传播 刘雨奇

 

爷爷的自行车

爷爷是一名乡村中学教师,早在西部大开发之前,内蒙古的农村条件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那个时代,城里的“三转一响”在农村可以称得上是奢侈品。1976年,作为知识分子的带头人,爷爷分得一张自行车票。这票来之不易,经过层层选拔、评比,高分者才能获得自行车票。拿到票并不意味着就拥有了自行车,这辆自行车还需要100多元。

第二年,姑姑得了重病,高烧不下,咳嗽不止,赤脚医生开的几服药都吃光了却不见好转。爷爷决定带着姑姑去县城看病,无奈经济条件实在太差,没钱治病,只能将自行车变卖换钱,带姑姑寻医问药。爷爷的自行车就此完成了使命。

回看爷爷写下的回忆录,“活了一辈子,工资一直很低,试用期工资28元,挣了一年半,转正以后37元,就这水平共16年半。记得调资是在78年或79年,工资也只有43·5元,85年工资62元,92年退休274元,95年400元,04年851元。”直至爷爷去年去世,他工资在5000元左右。

 

爸爸的自行车

农村出身的爸爸技校毕业就分配了工作,90年参加工作后,每个月工资是110元工资,他攒了整整三个月,花了260元买了一辆自行车。爸爸形容:“那时候,自行车在年轻人眼里就是你们现在的苹果手机。”

90年代,工厂下班后,一队自行车队便熙熙攘攘地涌出来了,年轻人有说有笑,好不红火热闹。也正是90年以后,西部内陆的城市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的力量。市场放开了,自行车不再是供不应求的产品,已然成为家家户户都有的物件。

94年,也正是我出生的那一年,爸爸拥有了第一辆摩托车,2400元,99年家里买了大车跑运输,2.8万,08年买了第一辆轿车,23万,14年买了第二辆轿车35万。

 

我的自行车

“hello,哈罗单车。”只听到“哒”地一声,共享单车便开启了新的出行方式。今天的自行车已经成为共享经济中的领头羊,自行车不再是简单的交通工具,而是成了募集资金和无息融资的一种资本运作方式。

自行车不需要花钱购入,用户只需缴纳押金,其采用半小时一元钱的租赁方式,随时骑停的使用方法,促使共享单车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用户量已超过1.06亿。

爸爸曾说过,从来没想过不用花钱买自行车,现在的一切像做梦一样。而这梦想却已经成真,遍地的共享单车虽存在难以调和的回收问题,但它的确见证了中国的前进脚步。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