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要览 > 校园时讯 > 正文

内蒙古晨报:大学教授战胜病魔痴迷历史2008-04-10    文字:内蒙古晨报记者唐捷  实习记者 李粉荣

 

 

超越生命

——一个痴迷执着的历史学学者,一个视工作为生命的大学教授,一个敢于战胜病魔的坚强斗士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 唐捷 本报实习记者 李粉荣)

    10年间,8次手术,金海失去了嗅觉,没有了味觉,但这个蒙古族汉子没被击垮。
   
让我们震撼的远远不只这些,一个45岁的大学教授在与癌症搏斗的同时,拖着残缺的身体继续进行学术研究,在内蒙古近代史及相关学科领域的研究与教学工作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是什么让一个人在病痛中表现出超常的坚强和毅力?今天起,本报刊发金海感动人心的事迹,也许从中可以得出答案。



  

     金海,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教授,蒙古学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历史学博士、中国少数民族史专业博士生导师。从1982年1月毕业留校工作至今,他一直从事内蒙古近现代史及相关学科领域的研究与教学工作,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成为国内外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学者。
   
    1999年,他被确诊患了上颌窦腺癌,至今先后做了7次癌症手术、2次放疗、1次胆囊切除术,几乎平均一年做一次手术,目前右眼眼球被摘除,右耳听力锐减,嗅觉、味觉全部丧失,身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45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那是事业的巅峰。而迎接金海的却是生与死的考验。癌症,任何人听了心里都会发怵,甚至被吓倒。他却没有畏惧,而是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顽强的精神,与癌症搏斗,从未放弃学术研究,从未离开教学讲台。10年间,他做了8次手术却没有被击跨。人们感慨:“金海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    
   
    金海用残缺的身体,讲述着蒙古民族壮丽而丰满的历史宏篇。他品尝的是生活的磨难,生命的痛。    

    今天,金海坚强的毅力与不屈精神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他的事迹也将会感动更多的人,让人们走近他,感受他生命的硬度。
 
    坚强不摧10年做了8次手术    

    2008年3月24日,内蒙古医院的一个住院病房内,金海的精神状态特好。要不是在家人和学生的簇拥下走出病房,人们无法将他和一个病人联系起来,更难以置信这是一个已经做过8次手术的癌症患者。    

    走出病房,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望着马路对面内蒙古大学的大门,金海感慨万千:“这一次又出来了。”而他心里最牵挂着的是他的几个博士生、研究生,还有他手里几个没有完成的课题研究。    

    “我两周以后就回学校上课。”要是以前听到这句话,学生们一定会欣喜万分,但是这次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们知道,刚刚做完手术的老师身体依然虚弱。而最让他们担心的是老师的癌症会随时复发。    

     1997年,对于金海来说,是如日的年龄如日的事业。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就在他全力备战考博的时候,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变故。那么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人生考验呢?    

    事业巅峰 癌症突然袭击    

    1997年的一天早上,金海像往常一样起床、漱口刷牙。奇怪的是,一漱口刷牙,鼻子就出血,金海以为只是普通的上火,也没太在意,这种情形持续了一周。终于等到周末,金海在校医室看过之后,医生建议金海拍个片子看看。这点小毛病在从来没有生过病的金海认为是小题大作,也就将其当成上火来治。    

    到1999年初,金海突然发现自己晚上睡觉时特别难受,嘴里干渴,右鼻孔呼吸不畅。有一天,他对着镜子一看,发现鼻子里已长出一块息肉来。“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在妻子的软磨硬泡下,金海终于答应妻子到内蒙古医院检查,医生要求他做CT确诊。    

    诊断书出来了,医生不无遗憾地告诉金海,他鼻腔里的息肉已经堵得满满的,建议马上住院。这一次,金海没有推,在他住院后的两天,医生让家属去单独面谈,那时金海就隐约感到这个病不太好。但当想到自己能吃能喝一点问题也没有,那种担心也随之打消。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实远比意料的要严重得多,医生让他们赶快转院。和北京方面的医院联系好后,妻子林娜硬拽着丈夫坐上了去北京看病的火车,当晚就在北京协和医院办了入院手续。又是一通常规性检查,不过这次和以前相比,心情要沉重得多,他们无法预料等待他们的将是怎样的“宣判”。    

    夫妻俩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化验结果。在化验室里他们取到了金海的化验单,吃惊地看到几个字“上颌窦腺癌”。这个消息对于妻子林娜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的双腿顿时开始发抖。她无法相信身体一向健康的丈夫居然会得上这样的病。林娜说,以前曾经听过很多人患了癌症,觉得离自己那么遥远。但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病居然会降临到丈夫身上。因为她很清楚,得了这个病就等于是判了死刑。    

    从二楼到四楼虽然不过两层,但是对于林娜来说是那么漫长。她几乎是在丈夫的搀扶下走上了四楼的专家门诊。    

    “肯定是片子出了差错。”他们都在企盼,但愿这次是误诊。可是医生看了之后,非常遗憾地告诉他们已经是中晚期,要在近期做手术。那一刻,两个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1999年,金海才45岁,正值事业巅峰。突如其来的打击,无论对于金海还是对于金海的妻子来说,都是难以接受。    

    即使如此,金海依然异常镇静,他安慰妻子:“没事,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做个手术而已。”    

    其实,金海也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他真的不甘心生命的长河就此打住。那天回到病房,无助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导师,于是给导师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的病情。这个消息导师也感到震惊,半晌无语。很长时间,导师说了句“一定要给我顶住”。导师的话让金海重新振作起来。    

    癌症折磨在进与退中挣扎    

    手术的前几天,金海显得若无其事。每天除了接受必要的治疗就是看书,全然已经忘记一个巨大的手术即将来临。金海还专门到协和医院对面的一家书店查看关于这个病的书,看到那一幅幅画面,心里虽然感到有些恐怖,但是当看到有一个资料上分析“这个病是可以治愈的”这一句话时,金海仿佛握住了救命稻草。    

    本以为做这样的手术,仅仅是在鼻孔里掏个洞将里面的肿瘤取出来那么简单。殊不知,等待他的远比这残酷得多。1999年3 月8日那天,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手术后,他终于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已是面目全非。在厚厚的纱布下,隐约能够看到那一个个很粗的缝合线。当得知他右边半个牙床、半个硬颚全部切除之后心情一下子陷入低谷。    

    站在协和医院的大玻璃窗外,医院里人来人往,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异常的孤独和无助。金海说,他从来不会相信,病魔真的能够击跨一个人。但是这次算是真的领教了。    

    也就是那年,刚考上博士不久的他想到自己的病突然觉得前途黯淡。他想:“自己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要学位有什么用?”那些日子他几乎是在情绪的复杂斗争中度过的。    

    让金海没有想到的是,命运并没有眷顾他,那次手术只是开始,还有更大的病痛在折磨着他,癌细胞还在扩散。    

    2001年6月4日,北京协和医院。    

    金海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这是第二次眶下肿瘤切除手术。手术室外,金海的妻子林娜来回地走动着,她握着矿泉水瓶的手不住地发抖。每一秒都是那么长,那么难熬。很多患者在手术中都抗不过去了。医生一叫家属,林娜就条件反射地站起,冲向金海手术室的方向。    

    时间一秒秒地流淌着,从早上8点一直到晚上6点,林娜没有离开过医院一步,没有吃任何东西,她只是喝了少量的水。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林娜拖着沉重的身子挪到门口,她看不到昔日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哪里。金海全身裹着纱布,脸部全部被缝合线遮住了。    
 
    林娜不知道,这次手术在金海身上开了4个洞。但金海知道,这次手术足以让他记忆终身。    

    金海整整在病床上躺了5天,一动没动。    

    但十几天后,在京读博的同事苏德去医院再次看望金海时,金海正在窗台前给花浇水,待金海转过身来,苏德这才看清楚金海的脸肿得很高,已是面目全非,缝合线像鞋带一样缠绕在脸上,分不清五官。苏德非常伤感。谁知他还调侃说:“没事的,我只是到地狱中走了一趟。”临走时,他依然看到金海拿着杯子在病房阳台前浇花。

    金海说,这次手术虽然时间长达10个小时,但是对于心理上的打击远不如2007年的这次。这次,由于癌细胞已经长到眼球后面,医生告诉他必须摘除眼球,否则会危及生命。而之前眼眶已经挖掉,鼻梁上没有支撑的东西,假眼睛也无法安装,所以眼球摘除后意味着眼睛从此变成了个黑洞。但是他必须面对现实。    

    眼球摘了,眼睛上蒙着纱布,他没有感到太大的痛苦。    

    几天以后,当医生揭掉纱布的一刹那,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右眼睛成了一个黑窟窿。那一刻,他的身上顿时湿透了。他不知道怎样面对又一个自己。拿着镜子,只看了一下,就不看了,左眼角涌出了泪水。林娜说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金海流泪。    

    林娜说,每年一次的例行复查,金海都是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中才去医院。而为了做这次手术,她催了金海无数次,直到里面的肉长出来把眼球顶了出来,金海感到撑不下,严重影响到工作了,他才最终去了医院做手术。    

    金海的右眼球被摘除了。然而,在金海的病床上,依然高高地放着一摞书和文稿。金海说,看书校稿是他最好的“减压阀”。    

    当别人都惶恐不安地望着他,不知该如何安慰时,金海总是首先打破尴尬的局面。他说:“有一本书上提到,和我患同种病的人一共做了9次手术。我要活到70岁,我还有很多课题没有做,怎能轻易走掉呢。”金海神态自如,从不避讳自己患癌症的事实。    

     妻子林娜说,其实,那些日子金海的精神很差,吃饭非常痛苦。由于鼻腔和口腔是通着的,一吃饭,饭便从口腔进入鼻腔,看着他那种痛苦的样子,妻子心如刀绞。金海也因此开始闹情绪,不想吃饭。由于没有了嗅觉和味觉,任何饭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满足胃的需求。    

    金海的同学乌吉拉图说,那些日子,金海将自己封闭在家里。有一天,林娜打来“救援”电话,说金海已经3天没有吃东西了,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希望他能过去劝劝。谁知他去了以后,当和他聊起学校的事时,马上来了精神。那天他们聊了很多,金海又恢复了往日的工作状态。    

    手术后的工作生活,有关学术的交流会、学院的会议,金海都会到场。然而聚会却不怎么去,金海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手术的阴影依然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2008年3月18日,金海第8次住进医院,做胆囊切除手术,这是金海第8次战胜病魔。手术一周后,金海在师生的簇拥下健康出院。回家的路上,迎接他的人生怕他受累,而金海却笑言:“这次手术只是‘小手术’一共做了40分钟,和以前的手术相比就像挑个刺一样简单。”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
    内蒙古晨报网
http://www.nmgcb.com.cn  2008年04月10日 9:16:14发布 
    
内蒙古晨报2008年4月10日A01—A02版        

 

-------- 相关新闻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